海港询盘触底反弹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纱仍“劈风斩浪”

新农网04月22日讯
4月份以来OE16、OE21、C21-C32S(喷气品质)以及JC21、JC32S进口棉纱的询价、出货比较活跃,印度、巴…
新农网04月22日讯

海港询盘触底反弹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纱仍“劈风斩浪”。据青岛、广州、宁波等地的棉纱贸易商反馈,近期港口现货C21S、C32S、C40S包漂包染纱的询价、出库差强人意,以越南、印尼、印度等产地为主;巴基斯坦C8S-C16S赛络纺纱报价和成交价均比较稳定,库存不充足及成本偏高使贸易商议价、协商的空间比较狭窄,JC21、JC32S印度、越南纱的成交比较清淡。整体看,进口棉纱市场延续着三个趋势:其一、印度、巴基斯坦等外盘期货纱几乎没有成交。棉纱FOB、CNF、CIF报价偏高及需提前40-60天预定使中国织布厂、贸易商关注度、签约热情不断下降;其二、混纺纱的抵港、保税量持续增加,尤其印度产T/C、CVC、T/R纱的增长明显,外纱现货呈“混纺进,全棉退”的格局;其三、港口纱线保税数量继续下滑,特别是JC32、C40及以上支数印度、巴基斯坦纱的抵港、入库减少趋势越来越明显,而越南、印尼纱则保持稳定。

据广州、青岛、宁波等港口的棉纱贸易商反映,1月上旬以来进口印度、巴基斯坦、越南C32纱的询盘和还盘较12月中下旬活跃很多,尤其是包漂包染色喷气织机、剑杆织机用的C32纱,贸易商出货价格小幅上涨50-150元/吨。近日,由于保税库、近期抵港的巴基斯坦C8S-C16S赛络纺纱供给数量不充足,广东、江浙等地一些牛仔布急于赶春节前的订单,询价和成交也呈短暂回暖,山东淄博、潍坊、河南郑州等地一些中间商则表示进口JC21S、JC32及JC32/2的要货也有所升温。业内分析,一方面受近一个多月来印度棉轧花厂出厂价、FOB、CNF、CIF报价持续上涨5-6美分/磅的影响,印度、巴基斯坦等1/2月份“期货纱”已全面开涨,而港口保税现货、清关纱的上涨则相对滞后,部分织布厂、中间商“先知先觉”,试图囤积一些原料;另一方面自12月中旬以后,由于新疆棉、地产棉现货价格维持在高位,调整幅度远远低于郑期、撮合,纺40S及以下中配、低配棉纱中小纺企几乎没有利润甚至有300-500元/吨亏损,因此普梳纱、低支精梳纱的减产停产率上升;加上近期下游外贸公司、服装企业、织造厂逐渐步入“春节”节奏,纱厂为减少流动资金占压采取库存“双降”措施-棉花采购、棉纱生产均下滑,印巴等外纱则“趁虚而入”。

4月份以来OE16、OE21、C21-C32S(喷气品质)以及JC21、JC32S进口棉纱的询价、出货比较活跃,印度、巴基斯坦、越南、印尼等国纱厂、出口报价坚挺,个别船期紧张、合同执行困难的规格补涨意愿强。一方面受郑州期货“火箭”式暴力拉涨的影响(短短8个交易日涨幅超过22%),中国国内棉花现货价格虽然反应迟钝,跟涨缓慢,但截止4月下旬前仍较3月底上涨了600-800元/吨,国内纱厂原料成本压力上升,纱价、坯布价格被迫传导性上调,内外棉纱差价再度缩小,印巴纱竞争力增强;另一方面印度、巴基斯坦斯坦等东南亚国家纱线国内需求持续旺盛,对孟加拉国出口强劲,加上印度卢比对美元不断走高,棉纱线对中国出口的热情下降。近几年东南亚各国与纺纱能力大幅增长相呼应的是织造能力快速提高,产业配套逐渐完善。

从调查来看,导致进口棉纱仍半死不活的原因归纳如下:首先,受纱线来单减少及棉纺厂普遍大量使用储备棉降低成本的影响,4月中旬以来山东、河南、湖北、江浙等地大中型纱厂棉纱报价普降200-300元/吨;而港口保税、期纱印巴、印尼纱则相对持稳(个别供货趋紧的OE21S、C32S包漂A+纱甚至逆向上调了100-150元/吨),因此OE8S-C40S内外纱的报价差距拉大到1500元/吨左右,外贸公司、服装厂和布厂对进口纱纷纷亮红灯;其次,印度、巴基斯坦不仅棉花下滑的动力不足,棉纱也没有多少活动空间。虽然4月上旬以来ICE近月合约从77.40美分跌至73.35美分后再反弹走出一个V字形,但印度国内棉价却出现了背离,S-6在4月上旬出厂价突破88美分/磅,与EMOT
SM
1-5/32〞的价差倒挂3.5-4美分/磅(远东主港CNF价格),因此印度纱厂大量签约2016/17年度美棉、澳棉。虽然中国、孟加拉国、巴基斯坦签约大幅下滑,但印度相关部门认为印度国内对高支纱、高配纱、精梳纱的需求将明显上升,对印纱的消费信心满满;再次,与印巴卢比对美元汇率走强不同,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不利于对棉花、棉纱的进口。1月下旬以来美元指数整体呈现V字形走势,未出现单边大幅波动,加之并无太多利空人民币的消息以及数据的扰动,人民币也出现明显的持稳迹象。但一些机构及经济学家认为,虽然人民币近期上涨,但今年仍有贬值压力,特别是美联储加息及地缘政治风险加剧,中国央行面临较大挑战,政策需要兼顾避免人民币进一步贬值、控制金融风险和稳增长目标。

一些大中型贸易商估算,至1月中旬,中国各主港保税、清关未提走外纱的库存已达到9.8-10万吨,其中预计仅12月份的棉纱进口量将超过19.9万吨,同比增长幅度将突破11%,越南、印度、巴基斯坦产棉纱仍占据前“三甲”,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巴纱“掉队”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而越南纱则连续“换档提速”。

从一些外商和贸易商统计来看,截止4月中旬,各港口保税棉纱约7.3-7.5万吨,较3月底增长成0.8-1万吨,巴基斯坦赛络纺纱以及印度、越南C16S、C20、C21、C32、oE10S-oE21S增长较为明显,而C21S-C40S、C21/2、C32/2等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棉纱装船、抵港量却较少。广东、江浙等地的织布厂、中间商表示,因国内OE纱、40S以下棉纱及JC21S、JC32S纱呈现“量价”齐涨的局面,郑期、商品棉电子撮合盘的大涨已激发棉企、棉纺织厂上调报价的热情,为了保证棉纱供应并锁定纱线价格(国储棉竞卖或引起棉纺厂纱线配棉、品质和稳定性发生变化),买家近日向印度、巴基斯坦、印尼及中亚等纱厂下单,船期集中在5/6月份。浙江绍兴某进口纱贸易商分析,随国内期货、现货价格的报复性上涨,与印度国内棉花的差价再次拉大(4月20日,印度S-6轧花厂出厂价约66.80美分/磅,折合人民币约95150元/吨,低于国内3128B近3000元/吨),纱线、坯布、服装等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下滑,低支进口纱的需求和订单呈触底反弹趋势。

进入4月中旬,棉纱贸易商的担忧逐渐上升,但尚未出现较大幅度降价抛货的现象,C21、C32S印度大厂、品牌A纱的报价仍在22200-22500元/吨、24700-25000元/吨,JC32S则高达26800-27200元/吨,由于OE纱、C21及以下低支纱与国产纱相比不仅竞争力较大幅度下滑而且经营利润也寥寥无几,还要承担棉花、棉纱价格剧烈波动的风险,因此部分贸易商继续转向,尝试或扩大进口JC32、JC40S-JC60S印度纱、越南纱,缩小与同支数国产纱的差价,利润也比较稍高;扩大涤棉、涤粘纱、棉粘等混纺纱的进口操作,既可以充分发挥东南亚各国人工成本偏低的优势,又尽可能降低货款占压风险;减少棉纱、棉花经营,扩大印巴、越南等坯布、面料的进口,在国内经过深加工后再出口或内销。

首先,由于印度棉纱出厂价、出口价“芝麻开花—节节高”,而越南、乌兹别克斯坦等产地C21-C40S纱的CNF、CIF报价则保持相对稳定,C32S印巴纱与越南纱的差价从11、12月份的0.08-0.10美元/公斤缩小至0.02-0.04美元/公斤,越南纱的竞争力不断增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