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西红柿生产数量创近十年新低推高世界西红柿酱价格

番茄酱价格或应声上涨

“番茄酱这一块业务在我们年初预测盈利的可能性就不大,现在就是产量越小,亏损越小。”冠农股份方面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年初就已经采用了限产的政策,目前公司的产量大概占到年初计划的45%,目前对公司的业绩影响不是太大。”

据业内人士分析,造成产量大幅减低的主要原因,一是企业增速过快,产品严重过剩,2011年的产品仍有几十万吨的库存;二是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番茄酱出口滞销状况仍得不到解决;三是企业限产导致种植户积极性受挫,番茄种植面积也较往年大幅缩减。

新疆番茄的减产正引起国际上的关注。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报道称,番茄酱是制作现代家常菜肴最常用的原料之一,由于受到中国旱情的影响,番茄酱的供应正在吃紧。全世界约五分之一的原料性番茄酱都产自中国,这种产品可以加工成番茄酱、比萨底和茄汁口豆等一系列调味品。中国还是世界最大的原料性番茄酱出口国。

今年春夏之交,新疆北部部分地区遭遇了近40年来最为严重的旱情,番茄种植面积大幅缩减。其中,北疆主要产区石河子市和奎屯市的番茄种植面积较往年缩减约40%~50%左右,南疆重要产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也缩减30%左右。

据了解,新疆、内蒙、甘肃等番茄酱主要产区的产量均出现大幅缩减,但番茄酱国际市场价格和销售状况仍没有明显改善。今年番茄酱销售形式仍不乐观。

新疆番茄歉收显然会推高全球原料性番茄酱的价格,这不仅意味着番茄酱会涨价,还有可能导致比萨饼和海鲜意面提价。英国大宗商品研究机构Mintec的商业开发经理、行业专家佩科萨(Nick
Peksa)说,自六月份以来,中国番茄减产已导致番茄酱价格上涨了10%。他说,等到番茄酱库存消耗殆尽,全球番茄酱价格再涨20%也不奇怪。

新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称,占全疆番茄酱总产量80%的中粮屯河、中基番茄、昊汉集团、天业股份(7.81,0.05,0.64%)、冠农股份(17.17,0.25,1.48%)公司五大龙头企业,今年共生产23.74万吨番茄酱,同比减少32.26万吨,仅占总产量的54.58%。

目前新疆番茄酱生产期全部结束。据统计,疆共生产番茄酱43.52万吨,与去年84.72吨减少了41.20万吨,同比下降了51.36%,创下2003年以来的历史新低。其中:占全疆总产量80%的中粮屯河、中基番茄、昊汉集团、天业股份、冠农股份公司等五大龙头企业今年生产23.74万吨,同比减少了32.26万吨,仅占总产量的54.58%。

新疆是中国最大的番茄制品加工出口基地,番茄产量和加工总量仅次于美国、意大利,约占世界番茄制品总量的四分之一,是全球三大番茄生产和加工中心之一。目前新疆已建成番茄加工生产线317条,番茄酱年生产能力突破200万吨。

湖北西红柿生产数量创近十年新低推高世界西红柿酱价格。2007年至2008年依靠番茄出口的不少企业尝到了甜头,而为了在番茄产业上分得一杯羹,一时间中国番茄企业蜂拥而上。数据显示,中国番茄企业2008年仅有68家,2009年100家,2010年112家,2011年达到116家。2009年以来,中国的番茄产量分别为866万吨、621万吨、679万吨。而丰产的结果却是价格走低,国际番茄价格从1200美元/吨的高位一度骤降至600美元~700美元/吨,2012年上半年市场价格也在700美元~800美元/吨徘徊。目前受到欧洲经济形势的影响,销量也大受影响。

我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番茄制品出口国,从新疆走出的番茄酱占到了全国出口量的近70%,新疆出口量占到国际贸易量的30%左右。目前,新疆有116家番茄制品出口企业,317条番茄加工生产线,番茄酱年产能可突破160万吨,跻身成为亚洲最大的番茄生产和加工基地。

佩科萨表示,事实上,如无意外,美国今年的番茄产量将达历史第二高位。中国相对而言似乎也不会受到新疆番茄减产的影响。虽然“番茄酱”这个词可能就是中国人发明的,但这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番茄酱和其他番茄制品的消费量却不大。

近日,*ST中基(3.33,-0.05,-1.48%)(000972,SZ)公布的第三季度业绩预报称,公司净利润亏损超1.3亿元。公司方面指出,“因原材料、包装材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上涨等原因大包装番茄酱成本较高,加之2012年前三季度国际市场大包装番茄酱价格增长缓慢;另外,由于2012年部分工厂停工加大当期费用,导致公司2012年第三季度净利润为负值。”

记者1日从新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获悉,新疆番茄酱产量大幅减低,但国际市场需求萎缩,销售形势仍不乐观。

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分析师高旺说,新疆生产的原料性番茄酱有90%以上是供出口的,这意味着干旱不会对中国国内的番茄酱消费造成严重打击。中国的人均番茄酱消费量不高,但随着麦当劳等快餐连锁店风靡中国,番茄酱对中国人的重要性也日益增强。

新疆特色农产品产业协会业务员秦刚分析道,造成今年番茄产量大幅度下降的原因,主要是出口不利和当地番茄人工采摘成本的上升。

这无疑将影响到全球的供应形势。世界番茄加工协会估计,主要受中国干旱的影响,今年全球经加工处理的番茄产量将减少11%左右,这意味着番茄酱的价格有可能进一步提高。

价格的骤降让行业开始重新着眼产量和价格的倒挂关系,“限产保价”成为了众多番茄企业应对的主要措施,中粮屯河、冠农股份纷纷开始在年初调整产量,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限产却碰上了新疆大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