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公路施工压坏猪场路面拒修复 猪场老板扬言堵公路

因这条路是省道,为了群众通行方便,我们并没有全程封闭施工,而是采取单边放行。于是路窄车多,有的车便在她家养猪场会车,可能压坏了地面。她要求我给她修复,可我也是一个打工仔,无法做主。

207省道富顺县临溪收费站至赵化镇加油站附近一段长12.5公里的路段近日大修,车辆通行困难。
不少过往司机质疑:“修路期间为何临溪收费站还在收费?”市公路局路桥收费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回应说,虽然207省道部分路段目前在养护维修,但根据国务院《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通行车辆仍得足额交通行费。
维修路段收费员戴口罩收费
近日,网友“文化军人”在论坛里发了一篇题为《路都成这样了,带着口罩收费,你好意思》的网帖吐槽,称自贡到泸州的老路部分路段正在施工,路面坑坑洼洼,但收费站仍在向过往车辆收取过路费。
此外,“文化军人”还在帖子中配上了照片。从照片上可以看到,临溪收费站站内正在施工,一条车道的水泥路面已经被整体挖开,一名收费员正戴着口罩收费。
该帖子发布后几天便被放置在论坛版块的首页,截至目前,该帖子的点击量已经超过5.4万次,并有200多名网友跟帖。其中,不少车主跟帖讲述了自己“途经该收费站时被强制收费的经历”。在跟帖中,网友们普遍质疑施工过程中仍收取过路费的做法是否符合相关规定。
20分钟路程40分钟才通过
“施工路段车辆慢行”、“前方施工,向左行驶”、“前方施工,向右行驶”……近几个月来,只要驾车进入207省道临溪收费站至赵化镇路段,沿途就能看到多处类似的提醒牌。
日前,记者驾车实地体验了这条被称为泸自路的207省道富顺至泸州段。记者发现,从临溪收费站前500米开始一直到赵化镇的这条道路仍在施工中,虽然只有10多公里,但几乎全段都在同时施工。经过临溪收费站时,通道上的栏杆并没放下。收费员打开玻璃窗口,要求记者支付7元过路费。
过了收费站,半幅道路基本都铺上了二三十厘米厚的沙石路基,过往车辆只能从另一侧绕行,由于道路较窄,通行颇为不便,车辆在并道或者让车时都必须小心翼翼。当记者快要行驶至安溪镇时,车辆被道路施工人员拦下,记者及其他司机被告知,由于前方正在施工,所以是单行道,车辆只能排队单边放行。20多分钟后开始放行,司机只能减速慢行,平时20分钟的路程,基本上要40分钟才能通过。
“路修好了收费才说得过去”
“为何一边修路,一边坚持收费?”临溪收费站在修路期间的收费行为引起很多过往司机的质疑。
驾驶面包车的洪师傅说,他每天要来回经过这个收费站几趟。修路前,路上坑槽比较多,加上现在在修路,过往就更不方便了。“这种路还收啥费呢?路修好了,让司机感到安全、满意,收费站收费的做法才说得过去。”
张先生是家住安溪镇,他每天驾车到富顺县城都要经过收费站。他认为,现在在修路期间,应该减免费用,因为车辆过往没有享受到应该享受的“好路”服务。
随后,记者在施工路段排队等待放行的间隙,采访了不少过往司机。他们均表示,道路维修暂时不具备收费条件,不应该收费。“收费站应该暂停收费,待路修好后再恢复收费。”
公路养护期间可以收费公路施工压坏猪场路面拒修复 猪场老板扬言堵公路。
就收费公路施工路段是否应该减免通行费的问题,市公路局路桥收费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207省道虽然部分路段在养护维修过程中,但根据国务院《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通行车辆仍得足额交通行费。
据该负责人介绍,泸自路2003年开始建设,完工后于2006年开始试收费。该路段2006年投入使用后,由于长期被重车碾压,部分道路已经破损,所以从去年开始,市政府要求对该路段进行改造。
“改造项目共分为三期,第一期改造工程已经于今年5月开工,将富顺县临溪收费站前500米至赵化镇加油站后500米之间的12.5公里路段改造为沥青混凝土路面,这期间道路施工也正处于正常的养护期。”该负责人表示,该路段属于政府还贷的二级收费公路,所以按照国务院《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在正常的养护期内,通行车辆还是要全额缴纳过路费。
“作为主管部门,在此期间我们对道路的施工进行了严格监管。”该负责人表示,已要求施工方加快速度,一定要在规定的工期内完工。

岚山村民损毁财物纠集家人阻挠施工被行政拘留7日

据悉,24日10时20分,蓬安县公安局锦屏派出所值班民警迅速赶到现场,见现场气氛十分紧张,矛盾一触即发,民警立即控制现场,旋即对双方当事人进行调查询问。

民警告诉笔者,平时像这类纠纷很多,看似小问题,但是一旦没有及时处理好,事态就有可能升级。其实,遇到纠纷问题,我们只要站在对立面去思考问题,很多事情就很容易得到解决。

来源:日照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06-25 16:10:42

日照讯
因为一根污水管的赔偿问题,岚山区“西水东调”工程工地附近村的赵某,将工地上的电焊机、氧气瓶、警示牌等物品损毁,并且纠集家人阻挠施工。6月23日,岚山公安分局传来消息,赵某已被行政拘留。
事情得从6月11日晚上说起。当晚10点多,赵某报警称,“西水东调”工程施工方夜间施工产生噪音影响其休息。民警到达现场后劝诫施工方立即停止施工,并告知施工方应当避开附近居民休息时间施工。施工人员当即停止施工,双方握手言和,事情圆满解决。不想,6月12日早上8点多,虎山派出所又接到报警称,有人阻挠施工,并将工地上的物品损坏。
原来,11日晚上民警处理完警情离开后,施工人员均已撤离,但赵某仍在现场。他觉得虽然30多万元的赔偿款已领取,但是他家一根1000元左右的污水管的赔偿问题尚未解决,如果工程完工了,他该向谁索要赔偿呢?
赵某越想越气,便将工地上的一个电焊机推到2米多深的沟底,又将一个氧气瓶和路口“前方施工”的警示牌扔到了沟里,致使电焊机电源线扯断,氧气瓶压力表损毁,警示牌架折弯。6月12日早上,赵某仍觉得不解气,在施工人员准备施工时,上前进行阻拦,并叫嚣不给赔偿就不让干活。
民警耐心劝解,赵某非但不听,还纠集他的父亲、妻子对施工进行阻挠,耽误工期。民警将他口头传唤至派出所,进行立案调查。
经过调查取证,虎山派出所依法给予违法嫌疑人赵某行政拘留7日的处罚。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