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母猪吃月子餐、小猪有玩具,那样的豕肉什么味道

图片 1

按照嘉兴养殖业圈内的说法,这两年,47岁的沈建平算是出尽了风头——年薪200万请比利时原饲料协会主席马克·胡恩来当洋猪倌;猪肉比市价贵一倍多,却还是供…
按照嘉兴养殖业圈内的说法,这两年,47岁的沈建平算是出尽了风头——年薪200万请比利时原饲料协会主席马克·胡恩来当洋猪倌;猪肉比市价贵一倍多,却还是供不应求。
钱报记者曾去过浙江华腾牧业有限公司的养猪场,进去前要穿白色消毒服,里面宽敞干净,几乎闻不到臭味。猪舍温度、湿度都是控制的。每个猪圈都有一个铁链吊着的塑料球,和垒球差不多大小,给小猪们磨牙,无聊时玩乐,转移注意力,减少打架造成的伤亡。
小猪们吃的饲料也大有讲究,是马克精心研制的配方,饲料配方里有100多种原料。“比如大麦,就到澳大利亚采购,成本一下子上浮30%;玉米采购东北的。”沈建平说,猪猪一旦有伤风感冒病痛,都会被隔离开。母猪产完崽能吃月子餐,猪崽们能住保育室。
冬天,猪猪们还有地热保暖呢。
去年给互联网大会供应了48头猪后,沈建平的健康安全猪肉,开始了线上销售。“明年估计线上销售占比会有70%。”沈建平笑起来很腼腆。扫一扫每盒猪肉上的可视化追溯二维码,就能看到猪肉的名称、批次、保质期。
今年8月,有关部门开始为大会的所有产品进行前期考察了,其中最严的是对猪肉、猪肝的不定期抽查。
沈建平的猪肉有望再次被搬上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餐桌。

图片 2

按照嘉兴养殖业圈内的说法,这两年,47岁的沈建平算是出尽了风头——年薪200万请比利时原饲料协会主席马克·胡恩来当洋猪倌;猪肉比市价贵一倍多,却还是供不应求。

沈建平,生于1969年,从18岁开始进入养殖业,就在这个传统行当里开始了一路“死磕”的创业历程。养鸡要养到最好,饲料要生产最安全的,养猪也要“高大上”。这样的“死磕”精神与互联网时代的“极致做产品”不谋而合。为此,沈建平养的猪直供世界互联网大会,他的养猪模式能登上世界顶级的美国《科学》杂志,他的猪圈旁可以喝咖啡。

记者曾去过浙江华腾牧业有限公司的养猪场,进去前要穿白色消毒服,里面宽敞干净,几乎闻不到臭味。猪舍温度、湿度都是控制的。每个猪圈都有一个铁链吊着的塑料球,和垒球差不多大小,给小猪们磨牙,无聊时玩乐,转移注意力,减少打架造成的伤亡。

只吃欧洲配方的食物,喝水要经过三道过滤,住在恒温空调房,听音乐、玩玩具,保持心情愉悦……如此的惬意生活,说的不是哪位王室贵族,而是桐乡市洲泉镇一群猪的幸福“猪生”。

小猪们吃的饲料也大有讲究,是马克精心研制的配方,饲料配方里有100多种原料。“比如大麦,就到澳大利亚采购,成本一下子上浮30%;玉米采购东北的。”沈建平说,猪猪一旦有伤风感冒病痛,都会被隔离开。母猪产完崽能吃月子餐,猪崽们能住保育室。

46岁的华腾牧业掌舵人沈建平,不是互联网土著,却用“死磕”劲头养出了互联网思维的猪:“知道褚时健的‘褚橙’吗?只在本来生活网在线销售。我的猪肉也在这个网站上线开卖了。”

冬天,猪猪们还有地热保暖呢。

华腾牧业一年出栏7000多头猪,三分之一网售,余下的在几家品牌门店销售,尽管每公斤56元的价格几乎为市价两倍,仍是供不应求。世界互联网大会落户乌镇后,华腾猪肉又过关斩将,进入了乌镇峰会上各国政要、网络大咖的餐盘。

去年给互联网大会供应了48头猪后,沈建平的健康安全猪肉,开始了线上销售。“明年估计线上销售占比会有70%。”沈建平笑起来很腼腆。扫一扫每盒猪肉上的可视化追溯二维码,就能看到猪肉的名称、批次、保质期。

母猪吃月子餐、小猪有玩具,那样的豕肉什么味道。说起沈建平的“死磕”,以年薪200万元请来比利时“洋猪倌”可算一例。2012年一趟欧洲行,让搞养殖业20多年的沈建平大开眼界。“我们与欧洲比至少落后50年!”他至今记得当时的震撼:荷兰人几十年前建起的猪场,花木掩映,像个花园,猪圈里干干净净,一点异味都没有;一个女大学生,一个人轻轻松松养3000多头猪,空了就在猪圈边树下喝咖啡……“他们的猪肉能直接切片生吃,中国的猪肉几家敢这么做?”

今年8月,有关部门开始为大会的所有产品进行前期考察了,其中最严的是对猪肉、猪肝的不定期抽查。

猪圈花园、生吃猪肉,深深触动了沈建平,也让他看到了中国市场的“痛点”:每个人都忧心于食品安全,都希望能吃上真正安全、健康的猪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