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吃螃蟹?先去看看“阳澄湖年夜闸蟹”挨假查询拜访!

相信经常上网逛的人,应该记得有这么一枚关于螃蟹君的励志小段:“昨天在超市海产区,见一只被五花大绑的螃蟹,非常努力锲而不舍地,试图从标价¥18.99的箱子,往旁边标价¥29.99的箱…

图片 1

阳澄湖镇又迎来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刻。每到蟹肥膏黄的时候,成千上万的游客便会不远万里来到阳澄湖畔,寻觅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往日里安静沉寂的阳澄湖镇刹那间便闹腾起来,度假区人声鼎沸,…

相信经常上网逛的人,应该记得有这么一枚关于螃蟹君的励志小段:昨天在超市海产区,见一只被五花大绑的螃蟹,非常努力锲而不舍地,试图从标价¥18.99的箱子,往旁边标价¥29.99的箱子里爬。我驻足良久,不禁泪流满面多么感人的励志故事,原来这是螃蟹版杜拉拉升职记啊!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阳澄湖镇又迎来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刻。

又到九月中下旬,又到金秋蟹熟时。说起吃蟹,国人多会本能想起六个字阳澄湖大闸蟹。而你所不知道的是,现实中这样的励志螃蟹完全不是以只来论,简直是数以吨计。

2019年9月4日,江苏省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养殖区,成片的围网将水域格成方块。当地介绍,为保护水质,阳澄湖养殖面积已逐年减少。

每到蟹肥膏黄的时候,成千上万的游客便会不远万里来到阳澄湖畔,寻觅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往日里安静沉寂的阳澄湖镇刹那间便闹腾起来,度假区人声鼎沸,各色农家乐食客盈门,养殖户及商贩加紧将凌晨捕捞好的螃蟹打包发货,忙得不亦乐乎,生怕错失了一秒钟的买卖。整个大闸蟹产业链上的生意看似一派红火,螃蟹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据报道,现实中,一车一车的批发价低廉的塘蟹和外地螃蟹,只要被扔进阳澄湖里洗个澡,打个滚沾沾水,爬起来似乎就立马洗去原有的吊丝相,出水就是蟹界高富帅,全贴上阳澄湖蟹的金字招牌,身价倍增!这就是弄虚作假,以次充好的洗澡蟹。

堵,不如疏,多年的打假后,阳澄湖当地开始为周边的“假阳澄湖大闸蟹”建立身份。

此时蟹农巧姐的心情却没有像眼前盛景一样欢愉。她看淡这一切却无可奈何,处于大闸蟹利益链最底层的她,只能安安分分地当她的蟹农,无缘分享这条利益链上产生的巨大财富。

吃蟹的需求持续增加,湖蟹的产量却是有限。供不应求,加之监管不严,洗澡蟹自然就应运而生。如果,这种以次充好,弄虚作假的行为,长期得不到应有的处罚,其实就是一种变相默许和纵容。

这里所谓的“假阳澄湖大闸蟹”,也产自阳澄湖镇,只不过它们并不在湖里长大,而是周边的蟹塘。因为蟹苗、饵料都一样,口感差别也不大,这些大闸蟹之前常被扣上各种防伪扣,冒以“阳澄湖大闸蟹”的名号售卖。

纯蟹农的辛酸史

塘蟹和外地螃蟹,被标记为正宗阳澄湖大闸蟹,并以大闸蟹价格售卖。短期来看,这种做法或许对地方经济有些刺激作用。但长期来看,这种饮鸩止渴的投机行为,终将收到来自市场的报复:不是有阳澄湖当地蟹农说,即便你来到阳澄湖,也未必能吃到正宗的阳澄湖蟹吗;不是有食客千里迢迢,赶赴阳澄湖,结果发现亲临当地,所食之蟹,口感也大不如前吗?

随着阳澄湖因保护水质逐年减产大闸蟹,阳澄湖周边的塘蟹成为市场主力。如何在保护阳澄湖大闸蟹品牌的同时,又能让周边塘蟹打开市场,成为当地监管部门的难题。

巧姐今年四十多岁,是阳澄湖镇沺泾村的一名蟹农。依傍阳澄湖的阳澄湖镇,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多数居民以渔业为生,巧姐也是其中的一员。上世纪90年代初阳澄湖镇政府开始规划养殖,巧姐和她老公便是镇上第一批养殖大闸蟹的蟹农,至今已有十七八年的历史。

可见,洗澡蟹的疯狂,到了何种地步。如果连原产地市场,都已经被祸乱如斯,那么全国市场更是可想而知。毕竟,以阳澄湖的产量计算,大丰收之年也不过三千吨,多出来的部分,自然是名不副实的洗澡蟹。

“既然是和阳澄湖大闸蟹同源,那就建立身份,另立一个品牌。”苏州市相城区阳澄湖大闸蟹商会会长张全根,对于新成立的品牌很有信心,毕竟阳澄湖周边的塘蟹,与阳澄湖里的大闸蟹同根同源,品质能有保证。

巧姐告诉记者,现在在阳澄湖,每户蟹农可以承包到20亩的养殖水面。今年收成还行,家里产了一吨多螃蟹,但是缺少大个头的,因为3月份的时候天气阴冷,还老下雨,蟹都长不大。

前几年,媒体就报道,洪泽一蟹贩就坦承,洪泽近8成的蟹,都被拉至阳澄湖洗澡。对此,职能部门不可能不晓,蟹业协会更不可能不知。其间有无利益输送,有无私下分肥?疯狂的洗澡蟹,让中间商、作假者捞了个盆满钵满,但是记者采访发现,养蟹难赚钱,贩蟹年入百万。

10月12日,这些原本被很多蟹商用作假冒阳澄湖大闸蟹的塘蟹,有了统一的身份——“湘城牌大闸蟹”。苏州市相城区市场监管局四分局负责人司建青说,“如果这些塘蟹再没有身份,造假者会越来越多。”

很多人觉得大闸蟹是天价,其实养殖成本特别高。巧姐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

名不正言不顺的外来洗澡蟹,竟盖过了正宗大闸蟹。成批量的洗澡蟹,早已不若段子中那般励志。如果洗澡蟹再得不到遏制,阳澄湖蟹的金字招牌,或也会渐次斑驳难辨,直至市上只见洗澡蟹,世上再无大闸蟹。席上只见蟹洗澡,无人不忆阳澄好。

━━━━━

20亩的养殖湖面,一年需要五六千元的承包费。养殖大闸蟹的围网,造价需要三四万元,而且每三年就得更换一次,否则螃蟹就会从破损的地方逃走。

品牌生态

今年我一共买了2万只蟹苗,每只两块钱,每只湖蟹都得经历三到五次蜕壳,最终的存活率还不到一半。

“阳澄湖”金字招牌背后的蟹市困局

对巧姐和他家人来说,更高的成本来自大闸蟹的饲养费。每天凌晨一两点就得跑去喂蟹,一天大概需要500斤的小海鱼和玉米粒,每斤饲料的成本需要2块钱。

随着阳澄湖因保护水质逐年减产大闸蟹,阳澄湖周边的塘蟹成为市场主力。如何在保护阳澄湖大闸蟹品牌的同时,又能让周边塘蟹打开市场,成为当地监管部门的难题。

巧姐还回忆起1998年的惨痛经历。那一年发大水,湖水高高漫过围栏,辛苦饲养半年的螃蟹都跑了,几乎是血本无归。

假冒蟹“开湖”前就已上市

养螃蟹有赚有亏,但蟹农赚的都是辛苦钱,所以养蟹人没有白的,大多皮肤特别黑。巧姐伸手给记者看,厚实粗糙的掌心有不少小伤口。这是大闸蟹的抓痕,虽然跟螃蟹亲螃蟹熟,但这些都是难免的。

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都是在每年“开湖”之后上市。

像今年这样收成较好的年份,巧姐预计会有四五万元的收入。我连字都不认识,既没有自己的门路渠道销售螃蟹,也没有本钱开得起农家乐,养的螃蟹也只能靠蟹商收购。而有能力自产自销的蟹农一年收入可以达到20万元以上。据巧姐介绍,按照公蟹4两母蟹3两的规格,巧姐给蟹贩的收购价格是一对80元,蟹贩转手就能卖到150元,5两以上的螃蟹一对的收购价是120元,这在市面可以卖到280元。巧姐向记者叹气道:十年来阳澄湖蟹扬名全国,蟹农的收入却没有增长。不用经过风吹日晒的商贩,通过低价收购大闸蟹再转手卖出,反而能够赚得盆满钵满,一年上百万非常常见。遗憾的是,阳澄湖蟹价格居高不下产生的利润并没有惠及普通蟹农。

阳澄湖“开湖”,是一个启动阳澄湖大闸蟹捕捞的仪式。在开湖当天,各大蟹商集结于阳澄湖,争收阳澄湖大闸蟹。

通往阳澄湖生态旅游度假区的路面上,随处可见爬满螃蟹的红脸盆,当中不乏在与蟹贩博弈中不满蟹贩毫无商量余地一味压价的蟹农,宁愿静候在一旁等待散户的光顾。

开湖时间根据每年阳澄湖大闸蟹的生长情况而定。2018年9月21日,阳澄湖开湖。2019阳澄湖开湖时间定为9月23日,中秋节后。

蟹商的暴富之道

九月初,苏州的几大大闸蟹市场内开始忙碌起来。9月3日,苏州相城区凤阳路大闸蟹专业市场内,多数蟹商已经开始营业,店内的蟹池里放了重量不等的大闸蟹,不时有消费者前来购买。

在阳澄湖113平方公里的水面上,分布着将近两千家养殖户,而这里林林总总的蟹业公司也多达800家。

市场内蟹商程英称,她家销售的是正宗阳澄湖大闸蟹,虽然没到开湖时间,但是已经将一部分捕捞出来销售,“现在就是为了尝鲜。”

一只只小小的阳澄湖大闸蟹,带动了一整条吃喝玩乐的产业链,一边是失落的蟹农,与之对应的,是另一群一夜暴富的蟹商蟹贩。

但多位蟹商否认程英的说法:“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现在还在脱壳呢,怎么可能卖。”他们认为,程英所卖的大闸蟹,多半是先于阳澄湖区域成熟的外地蟹。

李伟经营着镇上一家蟹业公司,深谙大闸蟹发财致富的门道。

“没有人能很准确地分清大闸蟹是真的阳澄湖货还是外地货,”同为凤阳路市场蟹商的李鑫说,这是一直以来当地阳澄湖大闸蟹造假的常态,就算是做了10多年大闸蟹生意的他,也分不清。

干这行不掺假是很难赚钱的,很难正正经经做生意。在李伟眼里,真正的湖蟹,由于人工、饲养等成本很高,出水价不可能太低,所以买卖湖蟹的利润空间非常有限。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外地蟹和塘蟹鱼目混珠,以次充好。

通常被用作假冒阳澄湖品牌的大闸蟹,多来自于兴化、高淳以及阳澄湖当地养殖池塘。这些大闸蟹都是同一品种,唯一的区别就是“生长环境不一样”。

在李伟的公司,从湖蟹到山寨蟹应有尽有。李伟向记者介绍,很多自产自销的蟹农在将自家螃蟹卖给熟客的时候,如果对方没有要求,往往是不给螃蟹戴上戒扣的,于是多出来的戒扣是可以卖出去的。

“去年九月,新京报记者来暗访后,市场内好多家用外地蟹冒充阳澄湖的都被查了。”李鑫说,过了一年,这个情况依旧存在。

外地蟹多从高淳、兴化等地运过来,采购价最多才二三十元,经过简单的漂白身子去除淤泥,再戴上防伪戒扣,山寨蟹也变作身娇肉贵的阳澄湖大闸蟹了。塘蟹也是用阳澄湖引的水养成的,对塘蟹的包装也是一样的道理。

程英的店里,她自称所销售的大闸蟹是自家在阳澄湖里养殖。一只3两的大闸蟹单价为48元,客户购买的时候,带上“阳澄湖大闸蟹”的包装盒,或者是带上自家做的防伪蟹扣,一盒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就包装完成。

念吃螃蟹?先去看看“阳澄湖年夜闸蟹”挨假查询拜访!。李伟向记者透露,从他手里转手卖出的所谓阳蟹销往北京、上海、广州、南京、天津等地,有的献给各种领导,成为佳节大礼,有的爬上食肆餐桌,成为舌尖珍品。

程英的蟹店里,印有“阳澄湖大闸蟹”字样的包装被放在过道里,“因为现在查得严,使用这个包装是违法的,所以藏了起来。”

国庆节前后每天发货发到手软,每天最高有达数十万元的收入。这绝对是一笔稳赚不亏的生意。

除了凤阳路大闸蟹专业市场内,在阳澄湖度假区的新蟹王市场内,多家销售大闸蟹的门店均藏有印有“阳澄湖大闸蟹”字样的包装,并配上自家的防伪蟹扣。

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新闻办公室负责人姚水生介绍,“现在不可能存在真正的阳澄湖大闸蟹销售,要是有,一定是假货。”

▲9月3日,苏州新蟹王市场,一微商在蟹铺前直播卖“正宗阳澄湖大闸蟹”,但此时尚未开湖。

假蟹难禁持久打假

苏州当地对于假冒阳澄湖大闸蟹,多年来一直持续打假。

新京报记者从相城区市场监管局四分局处了解到,新京报去年报道苏州当地阳澄湖大闸蟹造假乱象后,当地曾在9月至12月间进行多次查处行动,线下共检查大闸蟹经营户892家,责令违规使用“阳澄湖大闸蟹”店招牌的经营户当场拆除广告牌228处。没收违规使用“阳澄湖大闸蟹”字样的包装盒、包装袋1.5万余只,泡沫盒盖600余只。

“这是一场持久打假。”相城区市场监管局四分局负责人司建青称,从去年被报道并进行查处后,在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他们又在线上对209家大闸蟹电商企业,321个网点进行全面排查,对63家大闸蟹经营企业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对8家大闸蟹经营户立案调查。

相城区市场监管局四分局执法中队中队长赵军则介绍,在整个行动中,“光是开具《责令改正通知书》,都有223份,罚款金额达到228万元。”

赵军说,阳澄湖大闸蟹的打假不同于服装或者是其他有检测标准的食品,“造假很容易,却很难固定证据,如果把一只外地蟹偷偷运到市场,再和其他正品放在一起,无法分辨,也检测不出来。”

在凤阳路大闸蟹专业市场和阳澄湖度假区新蟹王市场内,此前标注“阳澄湖大闸蟹”的门店均关门,招牌被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了维护地理标志,不能再让一些门店使用阳澄湖大闸蟹做广告了,”赵军称。

据介绍,今年7月,相城区市场监管局四分局对凤阳路、消泾、新蟹王大闸蟹交易市场以及部分电商代表180余家大闸蟹经营户进行集中约谈。就在临近“开湖”的9月初,相城区市场监管局四分局成立大闸蟹巡查小组,对上述三个大闸蟹销售市场进行检查,查扣违法使用“阳澄湖”大闸蟹包装袋1100余只,对1起涉嫌虚假宣传的进行立案查处。

“阳澄湖大闸蟹这个金字招牌需要保护,但是近年来不断有商家假冒阳澄湖大闸蟹,”苏州市相城区市场监管局四分局负责人司建青说,“假货对品牌产生负面影响的同时,也会波及当地的蟹农,破坏大闸蟹市场。”

塘蟹一堤之隔难获金字招牌

在被用于假冒阳澄湖品牌的大闸蟹中,兴化蟹、高淳蟹都是外地蟹,也属于地理标志产品,只是名气没有阳澄湖大闸蟹大,而原产自阳澄湖镇当地的塘蟹更尴尬,既没有自己的品牌,也不能称之为阳澄湖大闸蟹。

在阳澄湖的中心地带,大片水面被竹竿和围网分隔成四四方方的区域,这是大闸蟹的养殖区。每到捕捞季节,不时能看到大闸蟹举着大钳,挂在网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